科學研究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科學研究

科學研究

“光子教授”陸啟生:15年考驗,45年堅守

f0ff3f1161df44d9a3818f13445f8d13.jpg

“人的一生要有理想,精神要有依托。我志愿加入中國共產黨,從此有了理想,為黨的事業奮斗成了我的精神依托。”這句話出自一位有45年黨齡的老黨員,我國光子對抗研究領域知名專家、國防科技大學退休教授陸啟生。

陸老一生的履歷耀眼: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1項、二等獎2項,軍隊科技進步一等獎5項,榮獲軍隊專業技術重大貢獻獎,榮立二等功1次,享受政府特殊津貼……

輝煌背后,這位幾十年獻身國防教育和科技事業的老教授,入黨經歷卻頗為曲折:從申請入黨到成為黨員,他經歷了15年考驗。

0e6e1c2a924a459fa05b0c2295edcfcc.jpg


童心向黨,老銅錢一個不留全捐給國家

1942年,陸啟生出生于蘇北一個小鄉村。他的記憶從1946年土地改革開始。在共產黨領導下,斗地主、分田地,貧下中農子弟大參軍,年紀大一點的當民工隨大軍南下,婦女們做軍鞋,并動員適齡兒童全部上學。

陸啟生上學后的第一堂音樂課,學的就是國歌。他八歲時,抗美援朝戰爭爆發,學校組織他們學唱志愿軍軍歌,參加捐獻飛機大炮的運動,他積極將平時當作玩具的老銅錢一個不留全部捐獻給國家。在這樣的環境中成大,陸啟生逐步樹立了“我與黨和國家同呼吸共命運”的概念。

1959年,陸啟生考入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工程學院,讀大學二年級時,陸啟生遞交了入黨申請書,他說:“從此以后我成了一位要求入黨的積極分子,有黨課我就去聽,能爭取參加的黨的活動就去參加,黨支部還指定了一名聯絡員幫助我,經常找我談心,指出我的努力方向。我也通過聯絡員向黨組織匯報思想,爭取盡早成為一名合格的共產黨員。”

0c50eae94a35429594604627c7388f75.jpg


磨礪初心,轉戰四地終成積極分子代表

考驗期是漫長的,除正常的學習和操練外,學員班還有農業勞動、憶苦思甜、野營訓練和政治野營等活動,陸啟生積極參加,到了畢業那一年他被任命為副班長。

在畢業前成為一名共產黨員是陸啟生的目標,但事與愿違。1963年末,正是哈軍工學子投身“兩彈一星”研究時期,當時我國亟需掌握核爆炸產生的光輻射測量所需的理論基礎,以及能夠準確測量原子彈爆炸后產生光輻射和沖擊波效應的儀器設備。在國外技術封鎖、國內科研條件很差的情況下,作為哈軍工學員的陸啟生按照指示,參研光輻射測量設備。  

由于任務緊,他們沒日沒夜加班,違反了作息制度,學員隊干部不理解,批評陸啟生身為副班長帶頭違反規定。因為有交代“不能講任務的任何信息”,陸啟生嚴守紀律,守口如瓶,于是被認定為不遵守作息制度,畢業前入黨的目標擱淺。

后來,由于試驗任務需要,陸啟生和許多隊友一起,連畢業典禮也沒有參加,打背包從哈爾濱出發前往西北某基地,條件很艱苦,坐運貨的“悶罐子”火車,住試驗場的帳篷,喝孔雀河的咸水,吃干了的菜……盡管如此,陸啟生隨教研室任務組參與并完成了第一次核試驗,隨后回到哈爾濱,立即投入第二次核試驗準備工作。

80ee72e01ef245778221ddac3afe9b2e.jpg

“當第二次核試驗的準備工作基本完成時,我收到通知,要去部隊當兵鍛煉。” 這是陸啟生自己的選擇。他決心響應毛主席號召,到部隊、到工廠、到農村去,接受工農兵再教育,并且又一次提交了入黨申請書。陸啟生當兵表現很出色,不過當時所在的黨支部只負責考核,卻不負責發展他們為黨員。

當兵鍛煉結束回到哈軍工后,又遇上十年動蕩期,陸啟生的入黨夢想還未實現。1970年學校收到命令,陸啟生所在的二系與哈爾濱工業大學合并,在重慶組建重慶工業大學,他馬不停蹄投入到包裝南遷物資的工作。

“系里點名讓我擔任隨車押運大隊的隊長,南遷物資的專列裝運了我們系各個專業所有的試驗儀器設備,連學員宿舍的鐵床和床墊,教室的桌椅板凳都裝上了,共有40多節車皮。”這樣的專列發了三趟才基本運完。

陸啟生帶領的隊伍既保證了集體物資完好無損、分別安放在指定的地方,也保證了私人物品及時送到各家住房,工作受到大家贊揚,年底,陸啟生被評為二機部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積極分子代表。

19328eff84ec4864bac348bcd5f8ce86.jpg


報國踐諾,潛心研究尖端科研項目30余年

1973年,陸啟生再次接到通知,所在系與長沙工學院合并, 1975年剛過春節,又開始向長沙搬遷。這次陸啟生依然負責打前站,大家相互幫助,肩抬背扛,至此在長沙扎根。此時學校的黨組織已得到恢復或重建,陸啟生一直盼望的事情來了:“教研室黨支部通過決議,吸收我入黨,并于1975年的7月1日舉行入黨宣誓儀式。”

后來,長沙工學院改建為國防科大,陸啟生作為公派留學生,赴美學習量子光學。雖然國外有優厚待遇和良好科研條件,完成學業后陸啟生還是毅然返回母校,投入到高能激光技術、光子對抗、激光與物質相互作用、非線性光學等方面的科研與教學工作。

即便他所研究的尖端科研項目是世界級難度,又因為保密需求,不能發表論文、不能報獎,他依然潛心研究30余年,為軍隊戰斗力生成作出重大貢獻。

e3b5e2998c694180b26426fcded89e53.jpg

作為國內光子對抗研究領域知名專家的陸啟生,退休前,在學院的思想政治教育講座課上,他總是坐在最前排;在學院接送老師的班車上,他總是默默坐在最后一排;面對年輕的研究室領導交予的任務,他總是盡心盡責完成。

如今,年近八旬、滿頭白發的陸啟生已經退休,但作為一名老黨員,他依然活躍在學院組織的入黨積極分子培訓講臺上,講述著他的入黨故事。

從成為一名正式黨員起一直到今天,陸啟生始終牢記著自己的入黨誓言,他說:“要履行入黨的誓言,做一名合格的黨員,不忘初心,永遠為人民服務,牢記使命,永遠為民族復興貢獻、奮斗。”

竞博JBO JBO竞博| JBO| JBO官网| JBO电竞| JBO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JBO| 竞博电竞| JBO官网| 电竞竞博| 竞博lol| JBO体育| JBO.Club| 竞博体育| JBO竞博| JBO| JBO官网| JBO电竞| JBO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JBO| 竞博电竞| JBO官网| 电竞竞博| 竞博lol| JBO体育| JBO.Club| 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