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研究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科學研究

科學研究

看國防科大人如何鍛造大國利器“超強大腦”

“一周時間!一周時間將探測距離再提高20%!這‘硬骨頭’只有交給你們,也只能交給你們!”7月10日,中國某研究院武器裝備副總設計師風塵仆仆趕到國防科大,他負責的某型武器裝備定型在即,8月份將做外場試驗,他來,只為尋求ATR重點實驗室新體制技術研究室為該型武器裝備作戰性能的提升給予技術支持。

又是一場與時間賽跑的攻堅戰,在團隊看來,他們的價值所在,正是來自于武器裝備研制和運用遇見棘手問題時,軍委機關、總體部門和部隊用戶總是第一時間想到他們。

這究竟是一個怎樣的研究,一支怎樣的團隊,能夠在任務倒逼,時間緊迫之中,讓大家一心想著找他們“啃”硬骨頭?

說起他們,在精確制導自動目標識別領域,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在郁郁蔥蔥的沿海村落,在廣袤無垠的戈壁荒漠,在孤獨如舟的海洋島礁……在我國各個精確打擊武器裝備試驗場,常常出現該團隊成員的身影。他們,以雷達、紅外傳感器為“武器”,廣袤莫測的天空是他們的“戰場”。為導彈裝上“超強大腦”,以實現精確打擊,是該團隊奮斗終生追求的強軍誓言。


破解迷霧,讓制導武器“學會思考”

6年前的7月,國內媒體報道了中國在境內進行了一次陸基某型裝備技術試驗,試驗達到了預期目標。一時間,全世界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這一句話新聞上。有軍事專家評價說,中國現在所進行的這次試驗,其戰略意義不亞于“兩彈一星”工程。

鮮為人知的是,早在多年前,我國就已經成功進行了類似裝備技術試驗,而確保神劍順利出鞘飛天、精準命中目標的,正是該團隊為其量身打造的“超強大腦”。

“自動目標識別技術就是給精確制導武器裝上的‘超強大腦’。”該室主任李曉解釋道,“有了‘大腦’之后的導彈會‘思考’,在打擊敵方運動目標的時候就如同獵豹追蹤獵物,反應迅速、打擊精確。”

a7945563863a4602b91ac039b68a0352.jpg

精確制導武器準確捕獲目標示意圖

越是耀眼的光環背后,越是常人難以想象的艱辛。

打什么仗、在哪打仗、跟誰打仗?勝戰三問,是始終籠罩在各級指揮員心中的“戰場迷霧”。而在電磁領域,復雜電磁干擾環境形成了現代戰場的電磁“迷霧”,令精確制導武器失去了準頭。早在1973年,第四次中東戰爭中,以色列采用箔條干擾“冥河”艦艦導彈,使得埃及、敘利亞發射的幾十枚導彈無一枚命中目標。

7d4998c5eba647eea730aef5154ac540.jpg

箔條彈發射裝置

如何破解戰場“迷霧”,讓制導武器“學會思考”——實現自動目標識別,美國、以色列等國家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就已經相繼開展研究。但彼時的中國,在相關科研領域卻還有待開始。

bdc05206cad5464fa686d85c57a7cae7.jpg

北約電子戰演習示意圖

1992年,為加快與國家安全息息相關的國防科技工業的發展,國防科工委決定啟動國防科技重點實驗室建設。搭乘發展“快車”,國內首個自動目標識別重點實驗室落在了國防科技大學。

“武器裝備這么落后,還做什么自動目標識別,這不是天方夜譚嘛!”“寫寫論文還可以,怎么可能做得出來!”……盡管當時,團隊在該領域內處于領先地位,但它卻是一個孤獨的“領跑者”,無數質疑的目光讓它身后“跟跑”乏人。


率先展開自動目標識別研究

“就是要想別人沒想到的,做別人不敢做的。”李曉回憶,團隊學術帶頭人羅新臨危受命,在資源匱乏,沒有科研項目的困境中,硬是帶著團隊成員深入基層部隊和工業部門,闖出了一條屬于團隊的科研道路。

使命催征、重任在肩,沒有國內外技術資料可以借鑒,那就讓自主研發中的圖表、參數、符號成為“摯友”;武器裝備平臺落后,缺乏外場試驗條件,那就用仿真技術開展攻關研究……28年來,團隊成員“走南闖北”,幾乎跑遍了所有的精確打擊武器裝備試驗場,填補了我軍精確制導領域中的一個個空白,使得自動目標識別在信息化戰場中得到重視和應用。

為進一步提升精確制導武器的自動目標識別能力,他們將毫米波自動目標識別方向和紅外自動目標識別方向融合,組建了新研究室,開展了新型智能目標識別技術研究,支撐精確制導武器探測識別能力提升。

想要給武器裝備裝上“大腦”,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團隊成員鄒佳清楚地記得,2007年,我國第一代某重大武器型號進入收尾期,大型設備陸續進行調試運轉,他與團隊其他成員堅守崗位日夜鏖戰。

“當時,距離導彈發射外場試驗不到一個月,我們的系統卻出現了環境適應性問題。” 那時,為了盡快啃下這塊“硬骨頭”,團隊成員連著一個多星期都鉚在陣地上。

最終,大國長劍裝載著凝聚團隊智慧的“超強大腦”按時發射,打擊精準,試驗圓滿成功!

記者了解到,他們的努力引起了全軍乃至全國對于自動目標識別的研究熱潮,我國相關研究如雨后春筍般涌現。這個團隊也多次將國家科技進步特等獎、二等獎和部委級科技進步一等獎等各獎項收入囊中。


聚焦主責主業教戰研戰

強軍之道,要在得人。這些年,團隊一直沖鋒在教戰研戰的前沿陣地,他們立足三尺講臺,緊盯對手,潛心教戰,多項成果填補軍隊空白;他們馳騁在全軍戰略演習中,穿梭于各基層部隊,開設“慕課”、編寫《精確制導技術應用叢書》,為培養科技創新人才提供優質教育資源,獲得了全軍教學成果一等獎。

886e7c036bc44d228c2bdfdf87f03673.jpg

所獲獎項證書

2007年,還是博士研究生的ATR實驗室副主任謝紅紅獲得了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如今,再拿起證書,總是讓他回想起初入科大校門的自己。2001年,他從清華大學保送至科大讀研,第二年,團隊承擔了我國某型“撒手锏”武器的立項工作。此時的他怎么都沒有想到,就在不久之后,他開始跟著教員和同學,開展信號與信息處理理論研究以及技術攻關。正是這項科研任務,讓他收獲了自己科研生涯的第一個國家科技進步獎。如今,留校任教的他早已獨當一面,成為我軍精確制導武器裝備研發的尖端人才。

“在我們這個團隊,有一個比較顯著的特點,那就是國家科技進步獎中,有一半以上是學員。”說到這里,自豪感從羅新的眉眼中流出,“小朱、小宋、小周、小王……這些曾經的研究生,都已成為團隊核心骨干,帶著研究生、技術人員做科研,參與重大項目,早已是團隊的慣例。”

據統計,截至目前,團隊共培養了148名碩士,51名博士,他們以星城長沙為出發點,奔赴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多次在大項任務中發揮著自己的科研優勢,獲得了個人二等功等榮譽。

盡管每名學員都有自己的故事,其中滋味各不相同,但獻身國防、服務部隊的堅定永遠是同頻共振的。

此外,除了培養高層次科技創新人才以外,團隊在不斷的探索研究、問題反思和難題破解的“閉環強化”中,通過“慕課”,提高了基層官兵科技素養。

如今,團隊做到了越來越“接地氣”,形成了覆蓋全軍各層次的精準式教學:面向高級領導干部、研究生、本科生和基層官兵開展系列教學,真正做到了教學資源為軍服務、以戰領教、為戰育人。

★★★不忘初心,牢記使命★★★

(注:本文受訪者均為化名)


竞博JBO JBO| 竞博官网| 官网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 JBO| 竞博官网| 竞博lol| JBO| JBO| JBO体育| 竞博官网|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
JBO| 竞博官网| 官网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 JBO| 竞博官网| 竞博lol| JBO| JBO| JBO体育| 竞博官网|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 JBO| 竞博官网| 官网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 JBO| 竞博官网| 竞博lol| JBO| JBO| JBO体育| 竞博官网| 电竞竞博| 竞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