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研究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科學研究

科學研究

“五一” 傾聽他們走在科研路上的故事

一勤天下無難事

如果問世界上哪條路最長

科研人員肯定深有感觸

他們腳下從來只有短暫停歇

永遠走不到盡頭

日復一日的忙碌著、堅守著

這個“五一”國際勞動節

就讓我們將目光投向基層科研人員

跟隨他們的腳步

走近他們的科研故事



文理學院:生化系合成生物學研究團隊負責人朱凌云


48839ec74c8440dc8d934b3d6b86c89b.jpg


045bd4873f0d4e68b78640a0a013777d.jpg

雖未正式開學,但文理學院生化系合成生物學研究團隊負責人朱凌云卻一如既往的忙碌,朱凌云說:“雖然返校按下了“暫停鍵”,但我們在科研攻關上不能按下‘暫停鍵’。”疫情期間滯留于湖北的他堅持定期利用網絡平臺安排工作、指導實驗、討論進展,面對著電腦屏幕前身穿白大褂展開科研攻關的團隊成員,他倍感欣慰。

“現有檢測技術耗時長、易產生假陰性,我們能否發揮專長,開展更為有效的檢測技術研究?”精準快速的核酸檢測技術是診斷新冠肺炎感染者的利器,為此,朱凌云在召集團隊成員進行在線課題研討時提出了這一想法。

科學研究不能“紙上談兵”,為推進理論研究成果,他多次組織大家通過“云端”展開討論,解決當下科研中遇到的問題。靠著這股“掘地三尺”的韌勁,他們基于最新的CRISPR-Cas基因編輯技術進行了一系列核酸檢測相關研究工作,研究成果已在工程技術領域國際高水平期刊《Biotechnology and Bioengineering》上發表。



計算機學院:計算機研究所超算項目副主任設計師彭林


e120eda0bd064749b18aed4eb5056a73.jpg


c64aef2d07444150b2484533c87fdee2.jpg

“科研總會遇到不確定性和風險,不管選哪種途徑,邁開第一步就是最好的選擇。”

一個人在長沙待了多久,彭林沒有仔細算過,他只知道從大年初三到現在,便一直和妻兒分隔兩地。除了受疫情的影響外,更重要的原因是作為天河團隊骨干的他,需要全身心投入工作。

2018年,彭林主動申請轉改文職,每天,他都會準時出現在辦公室,打開電腦、復查前一天的工作、對照進度表理清新思路,這樣的“三部曲”從未落下。近日,多款應用于下一代超級計算機的芯片正進入緊張的驗證環節并交疊著配套軟件的研發,一群人守在電腦前常常一盯就是一整天。彭林笑著問同伴:“你見過凌晨的天河樓嗎?”“當然!”遇到問題不好解決的時候,大家總是在辦公室站在起來呼喚彭林:“快來,幫我看看這是怎么回事?”大家常說,有彭林的地方就有熱情。

新員工胡華興等人最近接到彭林下分的任務,剛開始他們熱情很高,很快投入到相關代碼工作中。但隨著調研的深入,大家發現現有的軟件框架不能滿足大規模運行的需求,是繼續調整,還是重新開發?正當大家猶豫不決時,作為超算項目副主任設計師的彭林了解情況后鼓勵大家說:“科研總會遇到不確定性和風險,不管選哪種途徑,邁開第一步就是最好的選擇。”在他的激勵下,大家通過調研和實驗評估進度與風險后,決定重新開發,目前,該項目進展十分順利。



電子科學學院:導航與時空技術工程研究中心副研究員張可


df55876610684218af4691e239751d2b.jpg


1478c2bd50dd4d4eb8f5baab19246bea.jpg


“不能因為充滿艱險就望而生畏,因為路途漫長就放棄前行,因為挑戰重重就打退堂鼓。”

正如鐘南山院士所說:“疫情擋不住航天豪情。”新年伊始,疫情席卷全球,打亂了人們的正常生活,但電子科學學院導航與時空技術工程研究中心副研究員張可卻不曾停下自己的腳步。

從2月3日該中心開始籌劃北斗三號系統開通保穩工作以來,作為項目主要負責人之一的張可便一直馬不停蹄地在路上奔波著。在廣州解除醫院隔離的當天,他又趕赴北京,只為盡快到機房開展工作。為此,他前前后后累計隔離長達45天。

進入聯調場地后,面對緊迫的星地聯調需求,張可充分利用晚上時間進行設備測試,餓了就吃泡面、困了就睡機房。連續奮戰近1個半月后,系統狀態終于穩定。但他卻并沒有松口氣,發“動員令”,立“軍令狀”,4月10日,張可和其他出差人員寫下了“請戰書”,申請堅守在北京聯調現場,為北斗三號系統這一大國重器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不能因為充滿艱險就望而生畏,因為路途漫長就放棄前行,因為挑戰重重就打退堂鼓。”在張可眼里,自己作為北斗團隊的一員,應當克服工作困難,做到疫情防控與組網使命兩不誤,交出屬于自己的合格“答卷”。



前沿交叉學科學院:高功率微波技術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張恒


b7383bc31aef4e5eb4a6e5b812784e7c.jpg


38eae78c871d4b5e8745a02a73f7cd2a.jpg


“時間,就是軍隊的戰斗力,只是想干好自己的事。”

對前沿交叉學科學院高功率微波技術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張恒而言,時間就是軍隊的戰斗力。

2月中旬,該院高功率微波團隊負責的某反無人機系統項目測試比原定計劃推遲了整整半個月。張恒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為了把耽誤的時間搶回來,隔離期一滿,他就立馬投入工作。調試器件頻繁的時候,出的汗可以把他的口罩打濕。終于,在連續奮戰27天后,系統調試完成,但這并不意味著他可以松口氣,因為最艱難的還在后面:他需要和團隊其他成員一起趕到重慶,與光電、雷達等設備進行聯合調試。

疫情期間外出管控嚴格,但時間緊、任務重,面對諸多困難,張恒和團隊成員迅速商討制定轉場試驗方案,協調試驗隊加快對系統的運輸轉移,馬不停蹄趕往重慶。聯合調試攻關期間,重慶天氣變化快,早晚溫差大,張恒著涼感冒體溫偏高,帶隊隊長只好緊急把他安排在休息室進行臨時隔離觀察。好在只是虛驚一場,在確認只是普通感冒后,張恒又趕緊返回自己的工作崗位。

攻關到了緊要關頭時,他經常忙到深夜渾然不知,合作單位參試人員看在眼里,不禁對張恒說:“我們這也算是在為國防事業做貢獻了吧!”張恒笑笑說:“沒有想那么多,只是想干好自己的事而已。”



智能科學學院:認知科學團隊成員沈輝


9444c74048d04519a0047079d3fc0ec0.jpg


b659d81a5be84c9f9460f0792aa8b4b0.jpg


找準科研方向,幫助新冠肺炎患者贏得寶貴救治時間。

“我們可以利用人工智能加入到新冠肺炎戰‘疫’中。”春節后,疫情在全國各地迅速擴散,形勢牽動著全國人民的心。就在此時,智能科學學院認知科學團隊成員沈輝接到了學科帶頭人的電話。

掛斷電話后,沈輝開始思考:“戰‘疫’一線在醫院,我們可以為醫院做些什么呢?醫院現在最需要的又是什么呢?”他通過湘雅醫院了解到,新冠肺炎的篩查診斷技術關鍵是影像學數據,但人工讀CT片費時費力,效率不高,嚴重拖延了患者及時治療的最佳時機,醫護人員十分希望可以通過人工智能手段來進行科學分析。

得知這一消息,沈輝立即找到了研究方向,他迅速和團隊中其他四名黨員一起,成立了助力新冠肺炎診斷技術的臨時工作小組。由于疫情各自在家隔離,沈輝便和小組成員展開線上討論,經過多次網絡視頻會議反復論證,他們利用人工智能算法研發出了新冠肺炎輔助診斷系統。

“這樣一來,讀取CT片只需幾秒就可以完成,大大降低了醫生的勞動強度和診斷時間。”沈輝告訴記者,系統被醫院正式采用后,共計完成了500多例新冠肺炎病例的診斷分析,幫助新冠肺炎患者贏得了寶貴的救治時間。



系統工程學院:文職人員張曉雪


09d95d40c60a46d88f240fb645563f3a.jpg


“潛心科學研究,鑄就強軍利劍”的夢想從未改變

疫情之下,很多人宅在家,度過了少有的閑暇時光,但這段時光對系統工程學院文職人員張曉雪來說并不輕松。春節剛過,她便開始了一個人帶娃和科研的“雙肩挑”。

“誰說在家工作沒狀態?只要肯用心,哪里都是科研的戰場。”面對困難,張曉雪迎難而上,疫情期間她撰寫的關于軍事信息系統頂層設計的論文被SCI收錄。“影響因子還挺高嘛!”拿到論文錄用通知,張曉雪很是開心。

“系統需要增加流程測試、模擬場景和接口測試。”

“好的,您放心,我加緊修改完發給您!”

剛剛處理完緊急的3條待辦流程后,張曉雪立馬又開啟了一項新的工作。同時,她桌面上的待辦便利貼中又增加了新的一項:“某項目外審前文檔修改,5月1日完成。”

“根據總體單位要求,請各參研單位明天到北京討論課題進展情況。”一天下午,正忙著準備某項目申報書的張曉雪接到了另一個合作單位的微信通知。請假、定機票、趕完手頭要緊的工作、前往機場……她熟練地完成一系列操作,對她而言,這樣的節奏早已習以為常。

在旁人看來,張曉雪總是忙碌,一定很辛苦,她自己卻不以為然。作為該院首批轉改的文職人員,如今她的身份雖然發生了轉變,但“潛心科學研究,鑄就強軍利劍”的夢想卻從未偏離過軌道。



空天科學學院:應用力學系講師關棒磊


3c3babe1f9ae4b8b968de15c04cea79e.jpg


b8138d6ac51e4375a183a275798e23e4.jpg


“越是困難,越要咬牙堅持。”幾番周折,終于完成相關驗證實驗。

正月初八,對身處疫區湖北的空天科學學院應用力學系講師關棒磊來說,是不平凡的一天。這天,他收到了國際計算機視覺頂級會議CVPR的初審結果,三位審稿專家均對他文章的創新點表示了肯定,并對部分實驗提出了修改意見。

專家正面的審稿意見貌似黎明前的曙光,但關棒磊知道,面對競爭激烈的頂級會議同行評審,只有充分解答審稿人的疑惑,才有文章被錄用的機會。

關棒磊的這篇科研文章瞄準學科前沿,從承擔的國家重大科研任務中發現科學問題,通過技術和方法創新解決工程實踐難題。從構思、實驗、寫作和修改共歷經了6個月時間,除夕的前一天他還在實驗室整理文章相關資料,為返校后更好地回復審稿人意見做準備。但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打亂了他的計劃:他無法使用實驗室的高性能計算工作站。

在教研室教員的幫助下,關棒磊通過遠程登錄高性能計算平臺的方式,解決了計算平臺不足的問題。“越是困難,越要咬牙堅持。”他認真分析,仔細梳理,幾番周折終于完成了相關驗證實驗。最終,文章被CVPR錄用。



國際關系學院:某系副教授熊劍平


6f7096e67d2f4aa999768b2620a2e794.jpg


256c9e0214b94d5abaad29fab86c657b.jpg


不斷拓展研究領域,全身心投入中國古代軍事史的研究中去。

在電腦上敲下最后一個句號,國際關系學院副教授熊劍平長舒了一口氣。歷時8年漫長而又艱苦的研究和寫作,一部近50萬字的著作——《中國兵學通史-明清卷》初稿全部完成。而這本著作,也是2019年國家出版基金重大項目子課題。

受疫情影響,原本準備外出調研的計劃泡湯,但熊劍平卻并沒有清閑下來,他利用這段時間埋頭書海,潛心研究,勤奮筆耕。

記者了解到,近年來,為了與該院教學科研整體方向接軌,熊劍平不斷拓展研究領域,全身心投入到中國古代軍事史的研究中去,先后獨立主持國家級和省部級項目各一項,參與國家級項目多項。在中央電視臺完成10集系列講座《兵圣謀略》第一季和第二季的錄制,前期節目一經播出,便獲得熱烈反響。最近,剛剛為書稿畫下句號的他,為響應觀眾的期望,已開始著手準備該系列講座第三季節目的錄制準備工作。



信息通信學院:信息通信管理系作戰數據管理與保障教研室主任張海粟


ee72f305df2e47fd834d40cf0997fabf.jpg


4f19113b4143449689e7b6605bbf1e15.jpg


研發“戰疫復工大數據”系統平臺,為各級疫情防控插上“隱形的翅膀”,提供了智能化的“硬核”支撐。

疫情防控期間,面對疫情發生的小區如何進行快速篩查和精準定位?如何規避疫情高發路段制定更安全的出行路線?日前,一套由信息通信學院信息通信管理系作戰數據管理與保障教研室研發的“戰疫復工大數據3.0”系統平臺經過版本更新已正式上線,為各級疫情防控插上了“隱形的翅膀”,提供了智能化的“硬核”支撐。

說起這個平臺,繞不過一個人,那就是該院教研室主任張海粟。“疫情不斷發展,必須進一步加強大數據分析和應用。”張海粟有著“數據人”特有的敏銳。初八剛過,他就報請學院和系里批準,火速“激活”團隊,討論研發方案。功夫不負有心人。兩周之內,“戰疫復工大數據1.0”就通過測試上線。不到2個小時,就收到用戶“點贊”5000多條。隨后,他和團隊又針對用戶提出的50余條功能需求反饋,全面升級出行路線規劃和疫情上傳及糾正等四類服務,及時更新上線“戰疫復工大數據2.0”版本。

如今,該平臺已經升級為3.0版本,為上百萬人次提供了查詢、指引服務。北京市衛健委、北京市疾控中心、湖北省衛健委、中國指控與控制學會等60余家單位先后采用該系統指導輔助開展疫情防控工作,實現了對全國疫情防控信息實現點對點、不間斷和滾動式動態管理及數據更新,釋放出“大數據”支撐的巨大能量。



電子對抗學院:預警系某教研室主任周青松


4e11bb8084004186a7bf5b020dadcbe0.jpg


2ff13dcdfe5a4270b5b1b6674bfb16ee.jpg


“學院的大項工作推進沒有停,教研室必須有人在戰位上組織、協調,確保工作不斷線。”

書柜、桌椅四面合圍,書籍、材料塞得滿滿當當,一眼望去,電子對抗學院預警系某教研室主任周青松的辦公室并無特殊之處。走進細看方才發現,拐角處的文件柜頂端,擺放著臉盆、毛巾等洗漱用品;書柜與窗臺之間的夾縫里,塞下了一張不足一米寬的小床。原來,這五平米見方的辦公室里,還藏著一個“家”。

這個“家”是周教員在2月26號那天搬進來的。自春節以來,他不僅牽頭多項軍內外課題,還負責多門課程改革建設。“學院的大項工作推進沒有停,教研室必須有人在戰位上組織、協調,確保工作不斷線。”雖在疫情期間,但周青松與家人商量后還是申請返崗,并在妻子的支持下直接住進了辦公室,全身心帶領團隊打磨網課、申報課題,加速建立以項目為中心的方法體系。同時,組織編寫某領域預研指南。

可以說,這間小小的辦公室,陪伴他度過了一個個略顯孤寂的夜晚,見證了他與時間賽跑、與教研為伴的奮斗時光。



氣象海洋學院:大氣科學與工程系教授潘曉濱


0b52909e85dd42e1b8eb287ac37f8e3c.png


"部隊需求是我從事研究工作的原動力。"

3月3日,正當人們還在感慨國內疫情形勢嚴峻時,年近花甲的潘曉濱受某試驗基地邀請,毅然踏上了西行之路,他說:“部隊需求是我從事研究工作的原動力,這次保障任務我義不容辭。”

三月的戈壁灘,風沙走石,惡劣天氣頻繁干預演練任務。作為氣象海洋學院大氣科學與工程系教授,潘曉濱長期從事數值天氣預報研究工作,他深知,準確的預報并不是光靠經驗,因此抵達基地后他便立馬投入工作,在隔離期間從歷史資料著手開始研究當地氣候特征,一刻也沒有松懈。為了獲得第一手資料,15天隔離期滿,他又馬不停蹄深入場區了解氣象設備分布和工作情況,熟悉保障場區地形、地表分布特征和現場保障工作流程。

戈壁的寒風吹不散工作的熱情,作為此次任務的氣象保障技術專家組組長,潘曉濱常奔波于匯報席與演練場之間,一邊為首長和其他專家匯報實時天氣情況和保障建議,一邊給執行任務的戰士講解原理和工作方法。他還利用地面加密觀測和高空探測資料,統計分析場區惡劣天氣出現頻次和活動特點,以及相應天氣系統的演變規律,為任務保障做好充分必要的準備工作。

如今,保障工作還在繼續,潘曉濱的逆風之行也在繼續,他說:“人人都有理想,黨的需要、國家的需要、軍隊的需要,才是一名軍隊科技工作者最崇高的事業追求。”



軍事基礎教育學院:軍事實踐教育系教員宋殿義


3469e493d74a4ce98e1da4a6a7a2465b.jpg


da0fcac6f2c345afbdc55402907cb2b3.jpg


“能將最新信息化教學手段應用到教學科研中來,解答防疫難點熱點問題,也算為疫情防控盡了一份力!”

“為了這個微課,你都快成感染科專家了。”湘雅醫院傳染科醫學專家的玩笑話,讓宋殿義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新冠疫情肆虐,看著一線醫護人員同時間賽跑,與病魔較量,軍事基礎教育學院軍事實踐教育系教員宋殿義深受觸動。“我能為防疫做點啥?”經過反復思考,他決定結合自己從事的裝備仿真訓練研究和軍事實踐教學工作,制作《新冠肺炎防護》微課,為官兵普及防疫常識。這個想法一經匯報,便得到了上級領導的大力支持,課程組迅速行動起來。

課程雖小,但要吸引大家關注、做到通俗易懂、達到預期效果,還得深入研究。為此,宋殿義提出了利用VR技術,通過三維人體結構,講解病毒傳播原理及對人體的傷害來開展教學的想法。因為沒有現成三維人體模型可以利用,他只能找來人體解剖學資料邊學邊做,但專業跨度大,要做到準確無誤,僅靠自學遠遠不夠。為此,宋殿義多次請教湘雅醫院傳染科醫學專家,針對肺部感染的相關細節認真進行學習。

經過近一個月的努力,一套精美的VR教學系統展現出來,模型構建甚至細化到氣管和肺泡,將病理現象講述得清楚、到位。課程一經上線,深受廣大官兵歡迎,他說:“能將最新信息化教學手段應用到教學科研中來,解答防疫難點熱點問題,也算為疫情防控盡了一份力!”



第六十三研究所:衛星團隊成員魏鵬


7de6707f718a467183db5b9fbbfdcd67.jpg


cf34a620dc084ea48af0bd596b2c857d.jpg


“疫情當前,全國人民都在戰斗,我雖然身處不同的戰場,但穿上了這身軍裝,就必須勇往直前。”

對魏鵬來說,他有著“特殊”的雙重身份:既是校本部攻讀博士學位的學員,也是第六十三研究所衛星團隊成員。因為疫情,他沒能返回長沙校區。但因3月下旬,其愛人赴外地處理家中老人喪事返寧,根據疫情防控工作要求,魏鵬必須隔離15天。可是,團隊承擔的的某型號研制項目正在進行緊張的飛行試驗,從某試飛院反饋回來的任何問題都必須得到迅速解決并進行地面模擬驗證。

“這可如何是好?”為了不影響試飛進度,魏鵬向室里的單身干部馬鑫求助,提出借住其宿舍,并獲得組織批準。就這樣,在同事單身宿舍的沙發上,他開始了與家人隔離,與科研相伴的生活。

隔離第一周,魏鵬為了盡可能地延長工作時間,就把自己關在仿真室里,一遍遍觀看試飛錄像,從一屏屏令人眼花繚亂的參數中尋找問題的蛛絲馬跡,然后修改程序,到廠家進行模擬驗證和上星測試......在他和項目組的不懈努力下,時頻補償、功率突降等高機動過程中出現的一個個問題被解決。最近,從試飛一線傳來了好消息,飛行試驗各項指標均達到了設計要求!

“這意味著又一項科研成果離生成實實在在的戰斗力又邁進了一步。”得知這一消息,魏鵬激動不已,“疫情當前,全國人民都在戰斗,我雖然身處不同的戰場,但穿上了這身軍裝,就必須勇往直前。”


竞博JBO 竞博官网| JBO体育| JBO| 电竞竞博| JBO体育| 电竞竞博| JBO电竞| 竞博体育| JBO官网| JBO官网| JBO体育| JBO官网| JBO| 竞博官网| 竞博官网| JBO体育| JBO| 电竞竞博| JBO体育| 电竞竞博| JBO电竞| 竞博体育| JBO官网| JBO官网| JBO体育| JBO官网| JBO| 竞博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