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研究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科學研究

科學研究

三十年,他們把“無形電波”鑄成“信息神盾”!

因為太過低調,以至于在信息如此發達的時代,他們頭頂無數顯赫榮耀卻很少出現在公眾視野。就是這樣一個由國防科大第六十三研究所十余名科研人員組成的小團隊,填補了我國衛星通信抗干擾領域的歷史空白,承擔了迄今為止我軍已裝備的軍事衛星通信抗干擾系統型號研制任務,在未來戰場,為我軍在信息化條件下開展聯合作戰鑄起堅不可摧的“神盾”。

數據最令人信服。盡管衛星通信抗干擾系統研究周期長,報獎、評獎較為受限,但團隊仍先后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1項,國防科技進步獎2項,軍隊科技進步一等獎2項、二等獎5項、三等獎17項,獲國防發明專利授權20項,被評為總參優秀創新團隊,榮立“集體三等功”1次。

在這為國鑄盾的輝煌背后,是一條充滿挑戰的曲折之路。

710fba70bd704086bc2d04d5d552fe95.jpg


科研高峰,峰巍巍兮勇攀登

20世紀90年代,美軍第1顆Milstar軍事星發射成功,翻開了軍事衛星抗干擾通信的第一頁。隨后的十幾年時間里,遠在蒼穹之上的衛星作為“千里眼”“順風耳”,為相繼打響的海灣戰爭、科索沃戰爭提供了及時準確的偵察、通信、導航、定位、氣象、抗干擾等作戰信息和通信服務。此時的中國,剛剛發射了首顆試驗通信衛星——東方紅2號,但在軍事衛星通信系統上,卻依舊依賴國外技術:租用轉發器、購買進口地面設備。

c8600025e1aa44d596fb0edc47b0d3fd.jpg

“那個年代,我國軍事衛星通信系統相關研究處于起步階段,中國還沒有一顆真正屬于自己的軍事通信衛星,更不要說衛星抗干擾系統了。”回想起當時的國情,已是團隊帶頭人的陸銳敏記憶猶新。

軍人為國而生,瞄準戰場、心系打贏,才是職責所系、價值所在。在沒有任何技術、經驗可以借鑒的情況下,該團隊就此踏上了研制衛星通信抗干擾系統的破冰之旅。

上世紀90年代,我國軍事衛星通信系統研制拉開序幕,團隊承擔了該系統抗干擾通信分系統的研制工作。可這談何容易,面對國外嚴密的技術封鎖,白手起家的團隊想要攻下這個“山頭”,難度可想而知。

445e095aad6c4b2394002e73ed47d349.jpg

使命催征,越是急難險重越要勇于擔當,越是困難棘手越要敢為人先。沒有可具參考的資料,那就自己研究通信波形;完整的抗干擾系統有難度,那就從已成功的抗干擾鏈路入手進行突破;從基本理論到工程應用有頗多實際問題,那就奔走各地開展驗證和調試……好幾年時間,他們不是在實驗場上忙碌,就是扛著設備在路上奔波。在熱火朝天的干勁中,抗干擾通信分系統這座“高峰”,被他們一點點攻了下來。

來不及歡欣雀躍,團隊又向著更高的“山峰”發起沖刺。經過三十年潛心研究,他們攻克了一個個難關。經過近千次細致的推導計算,和難以計數的星地聯試,成功將跳頻抗干擾技術應用于衛星處理載荷,并進一步擴大規模,讓軍事衛星通信系統擁有了強大的通信電子防御能力。

 

姓軍為戰,披荊斬棘謀打贏

仲夏之際,一場復雜電磁環境下的通信對抗演習在原廣州軍區拉開戰幕。只見一座座衛星天線劍指蒼穹,一輛輛野戰通信方艙車動若風發,一臺臺通信設備燈光閃爍……作戰指揮中心大小屏幕不斷閃爍,全程指揮演習。

紅藍雙方對壘,面對藍軍施加的種種電磁干擾,紅軍“中軍帳”內除了某衛星通信抗干擾設備正常工作外,其他設備早已沒了反應。而這套設備,正出自第六十三研究所衛星通信抗干擾團隊。

回顧該團隊艱難跋涉之路:從我軍第一代戰術衛星、戰略衛星到第二代軍事衛星,再到如今的移動通信衛星,他們以軍事衛星通信抗干擾系統為軸心,輻射前沿探索、預先研究、型號研制、軍內科研等多個方面相關科研工作,完成了抗干擾系統總體、技術體制及裝備研制任務,我軍定型和已裝備的衛星通信抗干擾裝備均出自該團隊之手。

11c038de110c4c9d8098c694f6126b12.jpg

衛星通信在衛星地面站與衛星之間扮演著“高速公路”的角色,各類干擾信號試圖封堵整條公路,一旦通信手段失去效果,我軍信息系統不能有效運行,一旦開戰,將會喪失戰爭主動權,抗干擾系統就是要在這些封堵中殺出一條血路,將我軍保底信息傳達到各級指揮所,保障“公路應急車道”的暢通。

團隊成員對此理解深刻。“信息領域謀創新 抗擾保通促打贏”張貼在團隊實驗室墻上的紅色大字,正是烙印在他們心中的強軍誓言。

某衛星抗干擾系統首次在衛星上采用最新技術路線——跳頻處理載荷,這在國內屬于首創,大家心里都有些不托底。

在設備進入設計定型前的沖刺階段,他們需要在駐藏部隊進行實地試驗。初到拉薩,高原反應如期襲來,團隊成員出現了頭疼、發低燒、出汗等癥狀。“新裝備戰斗力生成,一刻也不能等!”頂著種種不適,大家馬不停蹄趕往試驗場地,成功開通了拉薩至西安的抗干擾話音業務,建立起與西安的抗干擾通信鏈路。當西昌衛星發射中心成功將某衛星送入太空軌道,當相關通信的成功測試為設備設計定型掃清最后一個障礙,當載荷開機衛星電話清晰接通,成功的喜悅瞬間充盈著整個北京地面通信站,團隊成員彼此擁抱,為這一刻的勝利歡呼雀躍。

62b79ad13b7d44a2a4c9695c484707d4.jpg

世間萬物,相生相克,有矛必有盾。在團隊看來,如果研究通信干擾是在造矛,那么,自己所從事的有關衛星通信抗干擾的研究就是在鑄盾。

“我們要緊密關注未來戰場上,敵軍會使用什么樣的武器裝備來破壞我們的通信‘神經’,‘矛’升級了,‘盾’就要及時升級,甚至‘盾’要領先于敵人的‘矛’。”姓軍為戰,傾心鑄造和平之盾成了團隊終生追求的事業。


一脈相承,生生不息永相傳

1987年,剛剛畢業的陸銳敏來到第六十三研究所。一天,老所長把這位當時全所唯一一個衛星通信專業畢業的研究生叫到了辦公室。面對老所長信任的目光,陸銳敏決定將自己的研究領域向衛星通信抗干擾方向靠攏。他知道,接受這項任務便意味著接過老所長手中火炬,薪火相傳,繼續奔跑著去點燃科技強軍的熊熊火焰。

41f5229ff3544c109af031187e6d7470.jpg

在這條路上,陸銳敏從未停歇,他深知,科研不能一人單打獨斗,要靠團隊的力量。為此,他廣攬人才,團隊在他的帶領下從零零散散五六個人,發展成為一支包括通信傳輸、抗干擾信號處理、網絡管理、業務處理等覆蓋衛星通信抗干擾系統各個方向的專業隊伍。

如今,該團隊研制的某衛星抗干擾系統已成為我軍使用最廣泛的衛星通信系統之一,在各軍兵種多類武器平臺上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但陸銳敏卻絲毫不敢懈怠,他總是不遺余力地把一茬茬年輕人帶向更高層次,把團隊帶向更高水準。

“前幾個月,陸老師指導我們采集數據,在衛星通信車里一坐就是4個多小時。”團隊成員關濤,忘不了別家單位看到老師為了采集數據這樣小的事兒親力親為的驚訝表情,忘不了56歲的老師是如何爬上通信車頂檢查線纜的身姿……這個2015年科大博士畢業進入團隊的青年,暗暗發誓:要像老師一樣,為軍事通信事業埋頭苦干!

b5d9b5a5b1ad451fb154ed9990cd6dfb.jpg

對工作認真負責,對科研一絲不茍。這不僅是陸銳敏的人生信條,更是該團隊的“座右銘”。

那一年,為了測試設備在不同地域、海拔、氣溫等條件下抗干擾能力的數據,黃煒在中國地圖上天南海北地跑開了,常常一待就是大半個月;那一年,為了確保項目順利進行,楊巧麗顧不上襁褓中的稚子,赴北京往返于涉及艦載抗干擾終端的各個設備廠家之間;那一年,為了抓取偶然的誤差信號,避免衛星上天出現問題,葉淦華和同事輪班守了48個小時的儀器;那一年,常年加班、身體勞累的呂蓉錯失成為一名母親的機會,在西安進行抗干擾衛星通信系統背景預研聯試、測試、驗收的她,因輕微腦梗被愛人送進醫院……

e856e6466a8f42768f6cd4955813d257.jpg

在該團隊,加班、出差是常態,但大家從未有過怨言,眾人只知一心朝著同一個方向開拓,誓把衛星通信抗干擾領域的路走得更寬更深。

30年篳路藍縷,30載春華秋實,團隊從白手起家到領域先鋒,從理論驗證到飛升蒼穹,思戰研戰,漸成他們的習慣。遠方的戰火,早已點燃他們心中永不熄滅的“烽火臺”,步履匆匆追趕著打仗的腳步,為官兵仗劍挽弓鑄起堅不可摧的無形“神盾”。


 短評

用忠誠鑄造“信息神盾”

第六十三研究所政委 呂超

“功崇惟志,業廣惟勤”。衛星通信抗干擾團隊始終瞄準前沿技術、聚焦備戰打仗、奮力攻堅克難,用三十年的默默堅守,把“無形電波”鑄成了“信息神盾”。這種堅守,源自于對科技強軍的使命擔當,激勵他們為軍而鉆、為戰而研;這種堅守,源自于對科學真理的不懈追求,激勵他們敢闖新路、敢攻難關;這種堅守,源自于對國防科技事業的無比熱愛,激勵他們甘于寂寞、甘于平淡,用初心和使命,奏響一曲攀登科技高峰的時代強軍戰歌!

衛星通信抗干擾團隊,集中展現了學校重建重塑中科技干部投身強軍實踐的時代風采,不斷激勵我們牢記習主席訓詞,堅持以戰領建、抓建為戰,努力成為奮進科技強軍征程中衛星通信抗干擾領域不可替代的重要支撐!

 


竞博JBO 官网竞博| JBO官网| JBO官网| 竞博官网| JBO| 竞博官网| JBO竞博| 电竞竞博| JBO.Club| 竞博电竞| JBO官网| 官网竞博| JBO体育| 官网竞博| 官网竞博| JBO官网| JBO官网| 竞博官网| JBO| 竞博官网| JBO竞博| 电竞竞博| JBO.Club| 竞博电竞| JBO官网| 官网竞博| JBO体育| 官网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