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科大

科大故事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走進科大» 科大故事

科大故事

火熱的軍營

小時候,見到舅舅身著筆挺帥氣的軍裝,我羨慕極了。每次舅舅休假回來,我都纏著他講部隊的事。舅舅見我如此癡迷,就對我說:“好好學習,將來考軍校!”我記下了舅舅的話,從小到大,一直朝著軍校努力。

然而,高考后,我以五分之差與軍校失之交臂。當時軍校不招收復讀生,我只能去上地方大學。我以為從此和軍營不會再有交集了。大學時的一個周末,學校組織國防教育,看到一個個穿著軍裝、闊步走上講臺的軍人,我心底那個夢被猛烈喚醒。交流時間,我上前詢問,他們告訴我,要是有興趣,可以登錄征兵網了解政策。我回去后立即上網查閱,萌生了去當兵的想法。

暑假期間,正好趕上老家當地征兵,父親問我要不要去試試,部隊里也能考軍校。我堅定地告訴他:我要去。母親極力勸阻,卻沒有拗過我,就這樣,我來到了新兵營。

之前曾想過軍營生活會很苦、很累,真到了那里,才發現苦和累的程度遠遠超過想象。剛去幾天,我便覺得無法適應。除了日常訓練,還有各項令人懊惱的規章制度,不能自由行動,不能隨意躺在床上,吃飯要快,走路要走直線、拐直角等等。想到自己歷盡千辛萬苦來到這里,只能硬著頭皮前進。

我的腳踝之前受過傷,隨著訓練量一天天加大,腳踝慢慢變腫。一開始我覺得沒什么,心想也許過幾天就好了,但事實卻是,腫得越來越嚴重,高幫迷彩鞋都穿不進去了。戰友們勸我和班長說下情況,一想到訓練場上他的眼神,我就有點怕。班長是個狠人,對自己要求嚴格,對我們要求也很嚴。那晚熄燈后,腳疼得實在睡不著,我鼓起勇氣去找了班長。

“沒事,很正常,每年都有,在部隊這還有個專門的說法,叫新兵腿,輕傷不下火線,再堅持堅持。”聽班長這樣說,我心里更加難受。默默回到宿舍,腦海里閃過入伍十多天來的點點滴滴,特別是傍晚剛給母親打過電話,我強烈地想家并后悔來到這里。

突然有人過來拍了拍我,“睡了嗎?”是班長,我立馬坐起來,心里一陣緊張,局促地回答:“還沒有。”

“你哪只腳腫了?給我看看。”說著,他掀開我的被子。

“呦,都腫這么大了!”

看到我的情況班長很吃驚,“快躺下,我給你揉一揉。”

話音剛落,便感覺有東西滴在我腳上,涼涼的。接著,一雙大手開始推揉我的腳踝,揉著揉著,腳踝開始發熱,雖然很疼,我心里卻暖暖的。

“怎么樣,好點了嗎?”

我點了點頭,“好多了,謝謝班長。”

“后面幾天你別訓練了,好好休息,等養好了再上。”

第二天早操結束后,排長來找我,班長昨天跟他說了下我的情況,他準備帶我去市里醫院看一下,去市里坐車要一個多小時,我怕麻煩便推脫,排長硬拉著我坐上車。一路上他和我聊家常。得知我是大學生,他詫異地問我為什么來當兵。我說想考軍校。排長笑了笑:“那你可要好好訓練,考軍校不光要考文化課,還要考其他軍事技能,新兵連打基礎很重要。”排長又問我能否適應軍營生活。我有些吞吐,他見狀說道:“沒事,以后有什么困難你就說,我比你大不了幾歲,你把我當成大哥哥……”我的鼻子有點酸。在醫院,排長把我安頓在椅子上,他一直為我跑前跑后。

醫生告訴我,要多休息,每晚睡前用熱水泡泡腳。回去后我把醫生的建議告訴班長,我說:“泡腳就算了,咱們現在每天喝的熱水還不夠呢,我就不浪費了。”班長只回了一句:“這個你不用擔心。”當晚洗漱時間,班長提了個暖水壺硬塞給我,“拿去用,看夠不夠!”我心想這一壺熱水肯定是班長自己的,連忙拒絕,卻拗不過他,我哽咽得再說不出話來。

后來,我下到了連隊,又遇到了新的班長。有段時間,每周都會有上級機關的檢查,任務特別重,而我正在準備軍考,卻沒時間復習。班長知道了這個事情,盡量給我協調時間,工作也給我安排簡單輕松的,還托人給我買了備考資料,囑咐我好好復習。最后那段沖刺時間,班長專門把我協調到連部,復習的時間變得多了,臨考前一周,他甚至還替我把崗也站了,讓我專心備考。

好在,我沒有辜負一路上所有幫助過我的人,如愿考上了理想的軍校——國防科大,當錄取通知書拿到手的時候,我給班長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時光匆匆,四年的軍校生活也已走到尾聲。在校園里,我遇到了太多無私奉獻的教員、關懷體貼的隊干部,還有熱心友善的戰友。我很幸運,在每一個集體中,都真切感受到了溫暖。軍營是火熱的,不僅有沖鋒陷陣的豪情,還有感人至深的真情。這些情,值得我一生珍藏。


竞博JBO 电竞竞博| 竞博JBO| JBO| 竞博体育| JBO竞博| 电竞竞博| JBO电竞| 竞博JBO| 竞博体育| 竞博| JBO| 官网竞博| JBO官网| 官网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JBO| JBO| 竞博体育| JBO竞博| 电竞竞博| JBO电竞| 竞博JBO| 竞博体育| 竞博| JBO| 官网竞博| JBO官网| 官网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