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科大

科大故事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走進科大» 科大故事

科大故事

盧芳云:因為科大我留在家鄉

如果不是因為科大,我16歲高考那年,曾抱定信念要離開家鄉湖南,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

當年填報志愿的時候,在湖南師大當老師的父親告訴我:國防科大就是之前的哈軍工,實力很強,來這里讀書準沒錯。于是,帶著對國防科技事業的向往和熱愛,往后的四十多年里,我把根深深扎在家鄉,我的職業生涯也與國防科大緊緊捆綁在一起。

我至今還保留著1979年高考時的成績單,微微泛黃的紙張布滿折痕,鋼筆記錄的成績依舊清晰,總分362.5分,聽老師說,我是當年學校高考女生里的第一名。

思緒飄回到那個特殊的年代。我中學就讀于長沙市二中(現在的長郡中學),那時候,除了正常的學習任務,學校每年安排我們進行一次學工或者學農。對于學農的經歷我依舊歷歷在目。挑糞、種菜、幫廚……城里的孩子到了農村,農活一樣沒少干。

小孩子天生都是樂觀派,雖然平時干活很累,伙食也只有干菜蔬菜,但一個星期可以吃一次鄉里的土豬肉,很香,僅這一點,我們就很滿足了。

恢復高考的消息在高一那年傳來。我們整個中學階段都很散漫,每學期要去農村學農,或去工廠學工,當時對恢復高考并沒什么特別的感覺。讓我受觸動的是,學校里的許多年輕老師紛紛參加高考,我看到了年輕人對于命運的掙脫。

高二那年,學校分快慢班,我在新班級第一次考試中得了第一,老師對我說,既然你是第一名,那支部書記和班長都是你了。擔子來了,學習也就更起勁了。備戰高考的日子很枯燥,有時,課堂上我會望向窗外。春天里,泡桐樹正在肆無忌憚地瘋長,新芽不停地竄出來,嫩綠嫩綠的,讓人看到了希望。我覺得我的人生也要像那棵泡桐樹,要“竄”出去,到更高更遠的地方看一看。

我的父親是湖南師范大學的老師,他曾鼓勵我考他們學校。然而,我向往外面的世界。

一直以來,我的成績在年級都是名列前茅,我對自己比較有把握,所以,高考分數公布的那天,我很平靜,與預想的一樣,成績遠遠超出分數線。眼看要填報志愿了,父親馬上做我的思想工作:“你報國防科技大學吧!”我當時對這所學校并不太了解,父親說:“國防科大實力很雄厚,就是哈軍工南遷來長沙的……”為了讓我把心定下來,父親當天拉著我,坐上公交車來到科大門口,進不了校門,我們就圍著學校外圍轉了一圈。滿院的紅磚房子,給人一種古樸肅穆的感覺。在那個年代,誰人不知哈軍工,我動心了,想到將來從事的將是與國防科技息息相關的事業,我徹底下定決心,填報了國防科技大學。

上學期間,為了補貼家用,我常利用假期出去干活,撿豬毛、剝花生、挑土、搬磚……高考結束后,我又跟以往一樣,來到一處工地碼磚頭。夏季的長沙酷熱難耐,有一天,我正干得汗流浹背,學校來人通知我錄取通知書到了。至此,我拿到了通往大學的通行證,即將正式成為一名大學生,在時代的洪流里,我順利地登上了夢想的彼岸。

入學報到那天,父母把我送到學校。報到點在宿舍樓。當時,樓上樓下不停地有高年級學員路過,我細心地打量著,學員們有的年齡看起來比較大,每個人都行色匆匆。在這里我遇到了我的隊長和教導員,為人十分熱情,在后來的學習生活中,他們對我們關懷備至。

學校里的隊干部和老師有很多都是北方人,同學中北方人也不少,我遇到了一個不大不小的麻煩:不會說普通話。于是,熱心的北方同學教我練習:“四是四,十是十……”別人第一個學期都是努力學習,我除了學習之外還多了一項任務——練習普通話。如今,我從教幾十年,聽學生們反映,我的普通話已經比較標準了。

高考時,我選擇了爆炸力學專業,本科畢業留校兩年后,我又師從爆炸力學專家薛鴻陸教授攻讀碩士學位,繼而攻讀博士學位。我全身心投入到這一研究領域中,如今,我收獲累累碩果。我們團隊扛起了武器效能評估的研究重任,建立起我軍第一個毀傷系列課程體系。回望來時的路,高考后我選擇走一條與當初預想并不相同的路,也正因此,我遇到了別樣的風景,能為國防科技事業貢獻一份力量,我感到無上光榮。


竞博JBO 电竞竞博| JBO官网| 竞博电竞| JBO| 竞博88| JBO体育| 官网竞博| JBO| 竞博JBO|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lol| 竞博lol| JBO官网|
电竞竞博| JBO官网| 竞博电竞| JBO| 竞博88| JBO体育| 官网竞博| JBO| 竞博JBO|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lol| 竞博lol|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