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科大

校園生活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走進科大» 校園生活

校園生活

畢業前學長告訴你,這件“承上啟下”的事兒有多重要

微信圖片_202007161203033.jpg

又是一年畢業季

對科大學員來說

畢業論文是對自己學業的總結

也是未來帶兵、科研生涯的開始

畢業論文究竟有多重要

就讓走上戰位的學長來告訴你們吧!


畢業論文:科研之路的“第一步”

598fddfe12ee47b69ea2f1b136c4b7a6.png

楊克巍說:“論文是科研的第一步。而很多人的第一篇論文,就是自己的畢業論文。”作為國防科大系統工程學院的一名博士生導師,楊克巍認為,只有做好論文,才能打通知識向能力轉化的“最后一公里”。

時間的指針撥回到1999年。這一年,在錢學森創建的國內首個系統工程專業——原國防科學技術大學系統工程與數學系,求學4年的楊克巍迎來了“畢業季”。面對教員給出的眾多畢業論文選題,他選擇了一個非本專業的選題——網絡代理服務器方向。

跨專業做畢業設計,即使在現在也并不多見。同學們十分詫異,導師也不太看好,楊克巍卻興致盎然,“‘理工結合,落實到工’,這是錢老創建我們系時定下的人才培養目標。這個選題雖然對現在的我有難度,但它將成為我本科和研究生之間的橋梁。”

盡管已經做好了挑戰自己的準備,楊克巍還是迎面撞到了“墻”上。當時,國內相關領域的研究還是一片空白。擺在他面前的,是從未接觸過的新理論、新技術。5月初,楊克巍向導師提交了自己的論文初稿,導師的反饋讓他陷入沉思。

“說是初稿,其實我就是把原理照搬過來,關于應用方向的設計和建模我幾乎都沒有涉及。”楊克巍做的畢業設計,與教研室所承擔的某項重大課題有所關聯,若無法得到實際應用,便只能是“紙上談兵”。

為了確保畢業設計的實用性,在導師的支持和鼓勵下,他不再對理論進行“精雕細琢”,而是開始抓住一切機會做實驗。

那時系里條件有限。白天,楊克巍只能在中午別人下班的時候,跑到實驗室“蹭網”做實驗。為了節約時間,他經常顧不上吃飯,對每一個細節都反復驗證,不停地試、不停地改,恨不能把一分鐘當成兩分鐘用。晚上,他就跑回宿舍,把小馬扎搬到衣柜前,打開衣柜面對“鑲嵌”其中的臺式電腦開始寫論文,一會兒念著白天的數據參數,一會兒又趴下來寫寫畫畫……就這樣,關于網絡代理服務器實踐應用的“窗戶紙”被他一點點捅破。

終日乾乾,與時偕行。先后足足做了4次大的調整,楊克巍的畢業設計終于得到導師的肯定。

回顧當年完成畢業論文的歷程,曾經的困難,如今看起來微不足道。楊克巍在科研中顯露出來的拼勁、韌勁和導師倡導的“理論研究與應用需求相結合”的理念,卻貫穿了他日后的科研生涯。

“只有在實際應用中才能檢驗出我們的論文做得好不好。”楊克巍說。如今,借助改革東風,他帶領團隊攻堅克難的科研成果正全面應用于戰區聯合作戰體系和聯合作戰保障體系。寒來暑往,奔走在部隊與校園之間的楊克巍,一如當初和畢業論文較真的少年。


畢業設計:基層任職的“磨刀石”

e2ecf9d271f04771ade6621c1f3f04f5.png

獲得“優秀共產黨員”2次、榮立二等功1次、獲嘉獎3次,基地“一體化管理體系先進個人”“‘四有’新一代革命軍人模范”“備戰打仗先進個人”……

這是現任某發射測試站地面設備站副站長的張繼,在畢業10年后,向母校遞交的成績單。“對于參加畢業分配的學員來講,畢業設計本身是對軍校學習成果的一次綜合性檢驗。”張繼說。

“剛開始從事畢業設計的時候,感覺很吃力。”那時的張繼,開始翻起了書本、課件,向教員和學長積極請教,逐步開展起設計工作,隨著畢設的深入,他把在科大學到的知識的又鞏固了一遍回來,并且對自己越來越有自信心。最終,張繼圓滿完成了畢業論文。

“對于本科學員,畢業設計是軍校生涯最大的一份作業。”張繼將畢業設計當成是需要自己綜合謀劃思考、實現目標的寶貴機會,在過程中不斷修正思路和想法,還鍛煉了編程能力、提升了辦公軟件使用水平,對自身全面素質有了一個大的提升。

畢業就去基層一線技術崗位工作,張繼是同批同專業學員中的少數。參加工作后,他的第一個崗位是低溫加注系統指揮。經過畢業設計的淬煉洗禮,張繼的專業知識給了他很大幫助:基地新建低溫加注系統,他將液氫、液氧在管道中的流動看做典型的流體系統,通過兩項流的分析計算,向上級提出了流量控制建議,并且通過合理控制安全流速確保了系統安全。他的建議得到了單位領導和專家們的肯定,為后續安全圓滿完成多次加注指揮任務提供了保證。

在基層一線工作,沒有那么多“高大上”,更多的是偏向實踐操作,但張繼并沒有將自己變成“工具人”。在校學習期間,特別是撰寫畢業論文培養了他良好的學術思維,張繼善于從工作實踐中關注細節、提取參數、積累數據,進一步用于分析研究,形成學術成果,提升工作水平,進而指導實踐。“如果沒有理論基礎,工作就會停留在表面,在校期間基礎打得牢不牢,直接影響到工作以后科研方面的建樹,這是個人成長進步的關鍵一環。”

現在工作了這么多年,張繼仍懷念在校期間那種學習的精力、時間和氛圍,因為那是母校學員優勢,為勝任崗位打下堅實基礎的地方。


畢業論文:教學工作的終極試煉

7ea6486f7a044c79aaface35317cd822.png

“選我做指導老師,務必把工作做在前面,如果論文質量不行,即使是最后一天,也要推倒重來!”面對即將畢業的本科學員,剛一結束師生“雙選”,電子對抗學院副教授王勁松就給了大家一個下馬威。

王勁松是該院出了名的嚴師,“學員見了他都很害怕”。在他那里,論文因達不到質量要求被刪得只剩標題乃是常事。

“能力是逼出來的,原先逼的是自己,現在逼的是學員。”王勁松笑著說。打磨畢業論文的苦,他可不是沒嘗過。

2004年,正在攻讀指揮學博士的他,預見到海權維護將是新的熱點和焦點,開展海上信息戰相關研究極端必要。受益于學院交叉創新的氛圍濃厚,他大膽提筆,耗時兩年多,完成了博士論文。

盡管內容前瞻、觀點獨到,但在論文評審時,多數外請專家認為研究內容與所讀專業不符,依據評分標準,普遍打分不高。論文在通過了盲審與一辯,卻未能闖過二辯,兩年的耕耘、十幾萬字的心血,瞬間付之東流。

“當時的心情糟糕到了極點,硬是咬著牙接受了結果”王勁松回憶道。痛定思痛后,他斷然放棄了原稿,錨定學科專業領域,在三個月不到的時間內另起爐灶,完成了第二篇論文。面對往事,王勁松淡然一笑,自嘲自己是“全軍唯一一個寫了兩篇博士論文的人”,而個中酸楚,恐怕只有他自己清楚。

敢為人先、百折不撓,這份勇氣和堅韌,來自強烈的責任心,以及對國防事業深深的牽掛。多年以后,面對自己所教授的學生,王勁松敢較真、敢碰硬的膽魄依舊。

去年畢業季,一名學員始終找不到研究思路,在反復的指導和修改中苦苦煎熬,一天凌晨2點,“萬念俱灰”的他發來一條信息:教員,實在對不起,我太笨了,準備放棄了。提起這段經歷,王勁松至今仍感到后怕:“虧得當時已經睡下,要是夜里看到信息,肯定嚇得不輕!”

令他驚喜的是,第二天一大早,學員按時提交了全文,文章內容翔實、思路清晰。“我的學員,都是好樣的”王勁松自豪地說,“后來,我給他打電話,問他恨不恨教員吶?學員嘿嘿地笑,斬釘截鐵地說‘不恨’!”

對于這樣的學員,王勁松何其欣賞。在他的電腦里,列有一個“論文指導情況歷年匯總”表格,幾名在一天、一個下午、甚至一個晚上“絕地逢生”的學員被標注了大大的星號。在王勁松看來,對學員如此嚴苛,需要擔負很大的責任,但今天把學員“逼上墻角”,明天他們就能在戰場上生存。

如果說,第一篇論文的推翻,授之以王勁松從嚴執教的底氣,那么,第二篇在短時間內寫就的博士論文,則授以了他謀定而后動的智慧。

撰寫第二篇論文時,時間已然所剩不多,但他并未匆忙下筆,而是先將論題逐一拆解,縝密分析。當時的他,抓住了一切時間,走路、乘車、做飯、買菜……無時無刻不在琢磨、思考,一番“徹悟”后,電子對抗作戰指揮時效的現狀、影響、對策、檢驗等內容,如行云流水般鋪陳開來。

騏驥千里,非一日之功。貌似“速成”的論文,來自于無數個日日夜夜的思考和積淀。近來,即將畢業的學員徐偉鵬,正按照王勁松教授的要求,對論文中的一段總結性語言反復進行打磨,“王教員對我們要求十分嚴格,論文中的每一句話都必須經得起質疑,磕磕巴巴湊字數,絕對不行!”徐偉鵬認真地說。


竞博JBO JBO体育| JBO体育| JBO| JBO电竞| JBO竞博| 竞博| JBO体育| JBO体育| 竞博电竞| 竞博JBO| 竞博| 竞博JBO| JBO.Club| JBO.Club|
JBO体育| JBO体育| JBO| JBO电竞| JBO竞博| 竞博| JBO体育| JBO体育| 竞博电竞| 竞博JBO| 竞博| 竞博JBO| JBO.Club| JBO.Club|